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美贞历险记绳缚

去年夏天,我去警局找妹妹,她正巧不在,我从大门口出来,打了辆出租准备回家。走到一条偏僻的小巷,司机说车有点毛病,下车修理,把我一个人关在车里。我隐约闻到一股刺鼻的药水味,不知怎么头就开始晕起来,想拉开车门,却发现车门是锁上的,车窗也落不下来。我的头更晕了,一股强烈的睡意向我袭来,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..

狩猎奸魔

狩猎奸魔 早已硬涨充血的阴茎迫不及待的直插入少女的阴道尽头,被我紧按在床上的少女痛得失神惨叫着。我留意到沿着肉棒留出的血丝,兴奋地叫着:“蔡健雅,你的处女是我的了。”同时抓着蔡健雅的秀丽长发,更卖力地抽插着。蔡健雅用尽气力地扭转娇躯挣扎,可惜不单未能摆脱深入体内的阴茎,更变本加厉地以处女穴套..

黄巾淫军

黄巾淫军 [真可恶!」眼前和我同龄却健壮的年轻人气愤的说:「这些黄巾贼老是破坏我们的庄稼,饶不得他们。」   「许褚,他们人多势众,我们赢不了的。」我还是很害怕。身处在这乱世, 刀就是正义,尽管我很恨黄巾贼,但他们的确不是我们这种没受过训练的人能比 的,打起来一定没胜算。   「难道你不恨他..